新时代娱乐

  • 其中包括《海盗来了》、《最强弹一弹》、《欢
  • 发布时间:2018-07-20 03:33 | 作者:admin | 来源:未知 | 浏览:1200 次
  •   曹晓刚便是微信小游戏生态中的一位开发者,他在微信主办的小游戏专场演讲中透露,其公司北京豪腾嘉科开发的热门小游戏《海盗来了》日活峰值达到2000万,月流水过亿元。

      据微信团队官方发布的数据显示,从今年4月4日开放至今,平台上发布的小游戏已经累计超过2000款,7日留存率达到45%,男女比例五五开,年龄集中分布在25岁以上用户。

      而据小程序统计分析平台阿拉丁数据显示,7月10日排在榜单前4的都是小游戏,且在前10的小程序中,有6个都是小游戏,其中包括《海盗来了》、《最强弹一弹》、《欢乐球球》等爆款。

      像曹晓刚这样的掘金者还有很多。“包括普通的创业者、个人开发者、小型公司以及大型的游戏公司,甚至是很多非游戏圈的做功能性小程序的都开始杀入小游戏战场,原有的H5游戏赛道被冲击得很厉害,我们服务的23万H5游戏开发者中,很多都在尝试微信平台的小游戏,包括《海盗来了》、《损友圈》、《最强弹一弹》等开发商”,专门做游戏引擎开发技术服务的白鹭科技创始人陈书艺告诉《中国企业家》。

      与此同时,微信小游戏也成为白鹭科技在开发者数量、营收等方面的增长来源。他们从2017年下半年就开始转向支持微信小游戏开发。

      借鉴国外,Faebook的一部分流量开放就造就了2011年就营收15亿美金的社交游戏开发商Zynga,如今中国的开发者前赴后继地涌入,也都是因为坚信微信小游戏这是个巨大的金矿。

      在阿拉丁创始人史文禄看来,游戏本身天然贴近现金流,而小游戏相较其他产品形式展现了更好的优势。第一,开发成本低;第二,获客成本非常低;第三,获客非常快,尤其通过微信群的社交裂变,从上线到运营一个月就能迅速达到日活1000万,而在APP时代要达到1000万日活,装机量至少得1.5亿以上。

      一方面,微信给广大的开发商提供日活10亿多的流量大生态;另一方面,还提供基于流量之上的变现手段和工具。在小游戏的盈利模式方面,微信提供了安卓道具内购与广告组件的商业转化渠道以及对应的扶持方案。

      在广告分成方面,对于日流水低于10万的小游戏,合作方与微信平台的分成为5:5,高于10万的小游戏分成则为3:7,平台抽走70%。

      在道具内购方面,安卓系统的用户可以通过小游戏进行道具内购,开发者与微信平台放的分成为6:4。而针对月流水低于50万的小游戏,可以享受微信的扶持政策,平台方不抽取流水分成。

      本基金为混合型基金,其长期平均风险和预期收益水平低于股票型基金,高于债券型基金、货币市场基金。

      微信团队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自7月上旬小游戏广告将流量主门槛下调至DAU大于1000后,已经有500多款小游戏流量主接入,日流水消耗达到千万级别,每次展示获得广告收入大于80元。

      在广告的形式上,除了目前已上线的Banner广告与激励视频广告外,下一步,小游戏团队将开放小游戏互选定制广告,将广告融入游戏内容中,实现一体化更强、更优质的广告与游戏体验,此前耐克和麦当劳等品牌方就曾在“跳一跳”小游戏中植入。

      “一方面微信通过小游戏增强了社交的黏性,另一方面微信的社交生态又谋和了游戏的获客和推广需求,在微信生态中对用户的入门门槛和安装环境要求更低。而以前要是游戏公司没有1000万预算是不敢轻易推广的”,陈书艺告诉《中国企业家》。

      然而,小游戏在享受着高流量及开发轻便性的同时,也同时面临着相较于中大型游戏的留存率、付费率、生命周期等方面的考验。

      不同于很多大中型游戏的重度氪金用户,小游戏的很多用户虽然在获客渠道和传播上更便捷,但是在用户留存、忠诚度和生命周期上似乎也更短,最终很容易变成“快速诞生一个热门爆款,然后迅速被用户忘记”的尴尬情形。在成长的过程中,甚至要面临可能被微信封掉的风险。

      但是史文禄认为小游戏仅仅是一个名字而已,并不大表真正的小,它所支持的代码包已经从1M到2M再到4M,现在已经升级到8M,未来可能到16M,能支持中大型游戏的开发。

      与此同时,随着微信不断释放能力,留存率在不断地提高,目前能达到45%的7日留存在游戏从业者看来已经非常高了。

      更何况,即使其他类型的游戏在其他生态也会面临公司同样的生命周期起伏变化,“起得快落得快”并不是小游戏生态的特征。但是即便这样,也总能看到一部分公司一直在不断地壮大。

      2017年,上海网络游戏销售收入达到683.8亿元,自主研发占据了近8成份额,网络游戏海外销售收入同比增长73.6%,上海移动游戏用户数达到2360万,在产业规模和用户体量上均位居全国前列。今天下午,在2018上海游戏精英峰会暨游戏出版产业报告发布会上,《2017上海游戏出版产业评估分析报告》和《2017上海游戏出版产业数据调查报告》发布。

      “虽然目前阶段因为游戏类型的轻便性等因素会导致生命周期不长的问题,但是对于企业来说可以在相同的预算下做多款游戏,或者在玩法和可玩性方面做拓展”,陈书艺告诉《中国企业家》。

      曹晓刚创办的北京豪腾嘉科就是这样的案例,其公司成立于2011年,曾在2013年就推出第一个爆款游戏《疯狂猜图》,3个月时间在安卓平台的安装量便超过了4000万。同年,他们又推出了一款红遍朋友圈的《疯狂猜歌》,很快两款产品下载量超过了一亿。之后公司转向H5游戏开发,开发出《疯狂游乐场》。在今年年初知识竞答火热的时候又推出《头脑王者》,现在《海盗来了》又成为小游戏爆款。

      此外,微信平台也在释放利好信号。微信小游戏团队宣布将在下周实现小游戏内互相跳转并即将支持账号迁移,帮助开发者在关联小程序和小游戏之间跳转运营。

      跳转、账号迁移,这些政策不禁让大家想到公众号时代的相关政策。如果说订阅号是对内容生产者的一场变革,如今游戏从业者们正在等待这样的一场机遇。

      目前处于头部的小游戏开发者也确实都开发出多款小游戏产品,除豪腾嘉科拥有多款产品外,另一个头部玩家上海爱微游旗下则有《损友圈》、《欢乐六边形》、《萌犬变变变》等爆款。


  • 相关内容